内地明星

国泰君安1

2019-11-09 18:50:2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2015年已至收官阶段,即将来临的2016年市场又将如何演绎?近日,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在“2015浙商集团金融投资年会”上表示,的经济将迎“L”型增长,依靠房地产拉动的高增长已永远结束。

任泽平认为,明后两年将是中国供给侧改革之年,明年一级股权市场将迎来播种的时期,而二级市场将会出现将会出现结构性行情,主要的投资机会来自于改革以及新旧产业的转型。

中国的经济将迎“L”型增长

任泽平:如果追踪中国宏观经济主要的动力指标,从2010年到现在,中国处于快速下滑期开始,到现在开始进入缓慢的探索期,未来相当长的时间,中国的经济可能是“L”型的。未来3到5年,不要想象中国会复苏的事情,因为中国还没有经历一轮彻底的巨浪,还不具备再出发的能力,旧的要退潮,新的要崛起。

未来三五年,中国经济大致可能是“L”型的走势,但是经济的“L”型一点都不平静,因为经济结构内部将会发生巨变。未来展现在诸位面前的图景,将会超乎很多人的想象。

明后两年将是中国供给侧改革之年

任泽平:我非常赞同新经济熊市的说法,旧的要退潮,新的要崛起。我们看到中国人口红利的退潮,中国房地产拐点的出现,支撑过去中国高增长的支柱一个一个坍塌了。怎么走出困境?我认为要依赖供给侧的改革。2016年到2017年将是中国供给侧改革之年。

所以,我们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。未来几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将迎来黄金的发展时期,将是在座的诸位在一级股权市场播种的黄金时期。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呢?答案非常简单,与未来同行。

明年是结构性组合投资黄金期

任泽平:指数点位不重要。明年什么重要?明年就是结构性组合投资的黄金时期,投资机会来自于两点:首先是来自于各种各样的改革的落地和试点。第二,从下到上的新兴行业的崛起和萌芽以及传统行业的转型。

明年的特点是什么样?如果继续存量博弈,明年继续是结构性行情;如果明年企业看不到系统性的改善,看不到经济的复苏,那么明年利率下降的空间是有限的。所以,期望通过利率提升整个估值的中枢,空间也是有限的。

从估值模型来看,核心是风险偏好。所以目前来看,明年是结构性行情主导的主题投资,主要是从上到下的企业自发的创新行业,传统行业转型的主体,这是对明年市场的看法。

明年债权市场投资机会相对不大

任泽平:对于明年债权市场我看平,2014年和2015年是债权的牛市,2016年债权市场很有可能提供的投资机会和空间不是很大。

从利率债的角度,明年美联储有4次左右的加息,中美的利差已经在逐渐的缩短,对于明年,我相信在传统行业领域,不良压力会越来越大,目前显然很多信用债领域的保护是不够的。

而对于美元,我继续看强势周期,对于大宗商品,我继续看底部盘整。

依靠房地产拉动的高增长已永远结束

任泽平:人口红利的结束,廉价劳动力时代的结束,加工贸易时代的结束,房地产的落幕,重化工业的退场。支持中国高增长的主要的支柱一个一个坍塌了,中国的未来在哪里?中国的未来是继续依靠钢铁、煤炭和房地产吗?这些东西都靠不住。

中国转型成功可能需要大量的时间,但中国不会掉入拉美中等陷入陷阱,为什么?因为拉美就是靠卖资源,它没有建立庞大的产业基础,企业家精神和产业工人的基础,而中国具备,中国做了30多年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,我深信市场经济在9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经扎根,我们不会出现改革开放的倒退。所以只要大的战略不要犯错,中国转型成功是大概率事件。

对于明年房价,我还是维持去年的看法,总量放缓,结构分化,未来房地产投资零增长,想依靠房地产重新回到高增长的时代已经永远结束了。

未来市场活力在四大领域

任泽平:中国的未来,就在那些市场最具活力的地方,包括高端的制造业,现代的服务业以及“互联网+”,和居民消费有关的健康和快乐的领域。我看到中国的新经济,中国今年网上消费继续保持50%左右的增长,中国今年的票房收入增长60%,很多创业板年均200%的增长,这不就是希望所在吗?

中国未来要发展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,这些行业都是轻资产,没有抵押物,高风险高技术的行业,和钢铁水泥重资本的行业不一样。这些行业需要依靠多层的资本市场。所以,现在是多层次资本市场大发展的黄金时期,也是在座的诸位播种的黄金时期。

我们处在一个30年经济周期的拐点上,旧的经济已经永远地落幕了,新经济正在萌芽,正在蓬勃地兴起。

需留意四方面风险

任泽平:明年需要留意四个风险:第一,资金流出的风险。第二,新兴经济体的脆弱环节和脆弱链的风险。第三,明年传统行业熬不过去的风险。第四,广义的政策的不确定性的风险。

文章转载,不作买卖依据,请您对自己的账户负责!

伟哥的不良反应多吗?

枸椽酸西地那非售价

西地那非片属于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